紀英男簡歷:陷入“鐵床”宿命:科技在批量制造“傻瓜”

  納西姆·尼克拉斯·塔勒布(Nassim Nicholas Taleb)出生于黎巴嫩一處叫黎凡特的地方,那里曾孕育了宗教、先知、哲學家,盛產詩歌、格言、警句,傳遞著人類早期的智慧。
 
  當時生活在地中海東岸的人們敬畏上帝與自然,相信命運,相信未知,在這種對未知的敬畏中,形成了自己對在世的把握,并且追求節制、優雅、高貴。
 
  文藝復興和啟蒙運動之后的西方文明,將科學主義推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人類在自然科學領域取得了前所未有的進展,尤其是物理學達到了至高無上的地位,科學主義也征服了有關人文與社會的學科,尤以經濟學為甚。從馬歇爾開始的古典經濟學,一直到當代的新古典經濟學的興起,這是一個經濟學披上科學外衣的進程。而金融市場的“有效”說,也把以人為主體的經濟、市場與金融活動,簡化成一個個數學模型。但這樣一個被各種各樣的分析與預測公式裝扮起來的金融市場,近些年來卻經歷了一次又一次危機與海嘯,而且一次比一次的破壞性大,一次比一次更加偏離分析和預測的范圍。
 
  你知道的越多,你所面臨的無知就越多。而更可怕的可能是,你所知道的大部分都是錯誤的或者虛假的。于是,在人類知識加速發展的時期,對人類智慧基本方向的質疑與反思,成為不可或缺的聲音。
 
  塔勒布的經典著作《黑天鵝》諷刺了柏拉圖式的思維在當代所有人類活動領域中的傲慢。他毫不留情地挖苦那些研究人文與思考社會的思想家、學者,紛紛向當代所謂的“專家”轉型,無非是對科學主義的諂媚。
 
  塔勒布運用常識,道破了在日益復雜化的體系之內,人類對這個體系的演化方向做出預測幾乎是不可能的。例如臺球桌上的三只彩球之間相互碰撞而導致的運動變化,是不可能精確把握的,更何況在經濟與市場中我們面對的主體是人。既然預測是不可能的,專家們就采取簡化(如經濟學家的一個最基本的研究方法就是,假定其他變量不變,而只研究一對變量之間的相互關系)與模型化(從最初用以往的數據來線性地推導未來的發展趨勢,到偽數學家主宰的經濟學,直至金融衍生產品,其背后形成了一條漫長的利益鏈條)。
 
  在希臘神話中,普羅克魯斯忒斯“強制性邀請”客人躺在他的鐵床上,然后截斷他們的肢體,讓客人的身長與床相適應。塔勒布說:“人類在有限認知和無法觀測、無法看到、無法了解的事物面前,為化解壓力,便將生活和世界硬生生地塞入囫圇吞棗似的概念和以偏概全的范疇之中,使用特殊用途的詞匯,以及先入為主的描述,這種做法此時便產生了極具破壞力的后果。”
 
  經濟學家為了使自己的體系更加“科學”,假設了人是理性的這一個前提。但塔勒布毫不客氣地指出這個前提是錯誤的,金融市場的有效性也是錯誤的,這相當于在動搖統治商學院和華爾街半個世紀之久的理論基礎。
 
  從金融世界到虛擬世界,數據與信息的涌現,正以遠遠超出個人能理解與消化的速度膨脹著,接受更多的信息已經并不意味著更聰明,而可能被信息所帶來的混亂所淹沒,可能產生更多的“傻客”(sucker)。
 
  如果我可以同塔勒布進行更深入的對話,一定會提出數字化與新現實的問題。現實正在數字化,而當越來越多的編程技術和計算能力聲稱可以駕馭“大數據”時,他所鄙視的用數據來理解現實、再造現實,甚至規定現實未來進化的方向,可能正在被硅谷密謀著。他會繼續質疑互聯網的發展方向嗎?如何質疑?人類正在不可避免地進入一個數字化的現實,凱文·凱利預言,人類所有個體的智慧正在形成一個“大云”,自稱為一個漫游者并且拒絕媒體的塔勒布,聽到這話會罷休嗎?
 
  不會的。
 
  塔勒布沒有止步于《黑天鵝》,而是推出了《普羅克魯斯忒斯的鐵床》(The Bed of Procrustes)。《黑天鵝》出版時,正是全球金融危機前夜,他在書中以一種非常人文和優雅的方式,重點揭開了科學主義的各種謬誤。而《普羅克魯斯忒斯的鐵床》問世時,整個西方從美國到歐洲都經歷了金融危機和債務危機的肆虐。他可以更有信心地深入到建立在人類知識演進中一系列謬誤之上的當代文明中,去揭露其更加荒謬之處。在知識的層面,當代文明正批量地制造傻瓜,而在倫理的層面,正在以驚人的效率,系統性地背離人類智慧最本原的價值觀,例如幸福。他選擇從形式到內容都挑戰無限生產冗余的當代知識體系,比如采用了古老的警句格言的方式,用語言的藝術高度濃縮智慧的能量,試圖強有力地刺入人們日益破碎的時間。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他的警句非常適于產生垃圾信息的社交媒體傳播,例如Twitter或微博。
 
  如果你讀了《普羅克魯斯忒斯的鐵床》,就會置身于一個塔勒布式的“鐵床”,而且這個鐵床隨著知識的膨脹越變越大。也許人類智慧就在于通過對以往歷史的總結,獲得一種幻覺中的知識和勇氣而走向未知的世界,即使其中充滿謬誤。不走向未知,如何知道自己的謬誤?
 
  智能手機越來越多。智能手機用得越多,人就變得越傻瓜;用智能手機的人越多,傻瓜越多;如果我可以鼓起勇氣用塔勒布式的格言,替塔勒布說一句話,我會說:人越來越傻瓜,手機越來越智能。
 
  我讀的《普羅克魯斯忒斯的鐵床》,由我的朋友,申能集團財務有限公司的楊波先生組織一群年輕人,業余時間譯出并在內部分享。本人應邀撰文,是為跋。

上一篇:愛子情深全集高清:我們可以讓機器比我們更聰明嗎
下一篇:電車藍衣女快播:區塊鏈與互聯網秩序

七天網絡溫馨提醒:紀英男簡歷的這篇相關文章僅代表個人的觀點,內容僅代表作者的一家之言。可能會有所片面、偏激甚至錯誤的情況!很多SEO同行的水平都要比七天網絡的SEO小編強,紀英男簡歷這篇文章僅供參考,歡迎各位同行、朋友批評并且指正!如果您有什么疑問,請您在留言區留言,還望給位不吝指正,謝謝!

紀英男簡歷推薦閱讀

想要了解更多關于“紀英男簡歷”的信息,歡迎使用百度搜索查找更詳細的內容!
成 人国产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