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優化搜索引擎:德國在摩洛哥的利益問題

  危機的進一步演變證明了基德倫對法國的反應判斷失誤。他在評估德國國內環境時同樣出現了嚴重的錯誤。基德倫與德皇威廉二世的私人關系并不親密,且正如1905年那樣,皇帝對1911年的北非政策同樣表示懷疑。為了規避潛在的反對聲音,基德倫尋求德國的極端民族主義政客和公共人物的支持。但只要有媒介運動的介入,他還是無法控制輿論的方向和內容。結果,在民族主義媒體雷鳴般的煽動下(這讓巴黎和倫敦都有所警覺),旨在持久地將危機控制在武裝沖突的邊界之內的德國政策得到鞏固。極端民族主義報刊的大標題聒噪地呼吁“將摩洛哥西部還給德國”,而這反而成為巴黎鷹派們的把柄。讓他們同樣感到擔心的是德皇,他對外務秘書進行了尖銳的批評,以至于基德倫在7月17日正式遞交了辭呈。好在首相霍爾維格從中斡旋,才挽救了這一政策,并留住了基德倫。
 
  1911年11月4日,一項法德條約最終將雙方的共識清晰地定義出來:摩洛哥成為法國專屬的保護國,德國的商業利益通過條約得到保障,且部分法屬剛果地區被讓給德國。但1911年的摩洛哥危機也暴露出法國外交政策上危險的不連貫性特征。1911年11月18日成立的整頓性委員會調查了莫里斯·埃爾貝特的行為,這揭露了巴黎高層官員們的精心策劃的陰謀。卡約的名譽也同樣被敗壞了。在公眾眼中,他和他的內閣沆瀣一氣,通過一項條約而割讓給德國過多的領土(在那些法國民族主義者眼中則更為惡劣),因為與德爾卡塞在19世紀90年代末所設想的換取摩洛哥的條件相比,德方承擔得過少。總統與德國人暗中談判的舉動昭然若揭(黑色內閣破譯了電文,并戰略性地透露給了中央控制的媒體),他的命運也由此被決定:在僅僅就職了7個月之后,卡約于1912年1月21日下臺。
 
  德國方面對于1911年11月的條約同樣不滿,他們認為德國得到的太少。部分原因是基德倫引起的,在德國期望通過挑戰法國在摩洛哥地位所得到的與實際微小的收效之間存在巨大矛盾(比如“摩洛哥西部的利益”),極端民族主義媒體將此作為噱頭挑起了人們的不滿。因此,這位外務秘書深化了政府以及那些聲稱自己是其“天然支持者”的極端右翼勢力的分歧。然而民族主義媒體所認為的做出犧牲的條約卻是必然的選擇,因為基德倫沒有其他辦法避免君主控制政策的決策過程。
 
  或許德國在危機期間政策出現搖擺所帶來的最重要結果是,讓巴黎更深地誤解其行為,認為對方的政策是出于恐嚇的目的。當新任總理兼外交部長雷蒙·普恩加萊閱讀1912年前幾個月的外交文件時,被德國搖擺于強硬和妥協的政策立場所震撼了:“當我們對德國采取緩和的態度時,德國不領情;而我們在任意場合下表現出強硬態度時,德國人又打退堂鼓了。”因此,他得出了一個并不樂觀的結論:只有“威脅性的語言”才對德國人有效果。
 
  同樣,英國在危機期間的表現也暴露了其管理機構內部的嚴重分化。倫敦自由黨內閣的反應十分謹慎,因為他們認為法國要對危機的爆發負主要責任,因此要規勸他們讓步。7月19日,內閣甚至授權格雷告知巴黎,英國可能在某些條件下承認德國在摩洛哥的利益。法國政府氣憤地反饋道,英國在這方面的首肯可能會破壞1904年的《英法協約》。而與此同時,以格雷為首的反德集團卻采取了堅定的親法立場。尼科爾森、喬治·布坎南(George Buchanan)、哈丁以及格雷本人侃侃而談德國的威脅,此外還老調重彈,強調當務之急是要維護《英法協議》。7月19日,理查德·哈丁要求軍事行動指揮亨利·威爾遜(Henry Wilson)延遲他的歐陸之行,以便能夠用一個早晨的時間評估其軍隊實力,以防德法邊境爆發沖突。當賈斯丁·德賽爾福斯對德國在剛果索要賠款的夸張程度表現出驚訝時,弗蘭西斯·伯蒂爵士從巴黎致信格雷,告知他德國人“過分”的要求,這些要求“旨在讓法國同意德國在摩洛哥海岸的控制權,但他們自己心里清楚,他們根本不可能成功”。然而這卻是對德國立場的誤讀,并且這種誤讀進一步在英國海軍主義者中造成恐慌,因為對他們來說,德國在大西洋建立要塞的行動是難以接受的。
 
  德國獲得大西洋港口的愿景使得格雷成功說服內閣,于7月21日向德國大使發出警告:如果德國人在阿加迪爾登陸,那么英國也會采取措施確保自己在該地的利益,即格雷也要派出英國的戰艦。就在同一天,格雷集團進一步讓事態升溫:1911年7月21日傍晚,財政大臣戴維·勞合·喬治(David Lloyd George)在府邸發表演講,向柏林提出嚴正警告。勞合·喬治稱,英國不可避免地要“保護它的地盤和它在世界列強中的領先地位”。英國的權力不止一次地“拯救”其他國家于“巨大災難,甚至種族滅絕之危險中”。如果英國被迫在和平與妥協于其他勢力之間做出選擇,“那么我在此強調,以此為代價的和平對于像我們這樣一個偉大的民族來說,是一個不可忍受的恥辱”。次日,格雷成功鼓動了海軍人士的不安,他警示勞合·喬治和丘吉爾,英國的艦隊不久后可能會遭到襲擊,此外他還通知第一海軍大臣雷金納德·麥肯納(Reginald McKenna),德國的艦隊已經被動員,整裝待發,然而事實上,公海艦隊還處于分散狀態,德國人并沒有打算將它們集中起來。
 
  府邸演講并非臨時起意,它是由格雷、阿斯奎斯和勞合·喬治精心策劃的棋局。就像卡約繞過了外交部,實施他與柏林進行談判的鴿派政策,以格雷為中心的反德陣營同樣繞開了自由黨內閣,向德國傳遞出強硬和暗中挑釁的信息。勞合·喬治敏感的發言詞并沒有經過內閣的同意,而僅僅被首相阿斯奎斯和外交大臣格雷認可。這次演講標志著勞合·喬治正式與鴿派激進分子陣營和自由帝國主義者分道揚鑣。他的言辭在柏林造成了恐慌,德國方面一直認為英國政府沒有必要破壞《法德協約》的進路。外交大臣阿瑟·齊默爾曼(Arthur Zimmermann)質詢駐柏林的英國大使:“勞合·喬治是何方神圣?他怎么能夠對德國耳提面命,并組織法國和德國的和解?”

上一篇:淮南網站賽雷猴:第二次摩洛哥危機
下一篇:泊君seo:勞合·喬治的演講

七天網絡溫馨提醒:如何優化搜索引擎的這篇相關文章僅代表個人的觀點,內容僅代表作者的一家之言。可能會有所片面、偏激甚至錯誤的情況!很多SEO同行的水平都要比七天網絡的SEO小編強,如何優化搜索引擎這篇文章僅供參考,歡迎各位同行、朋友批評并且指正!如果您有什么疑問,請您在留言區留言,還望給位不吝指正,謝謝!
想要了解更多關于“如何優化搜索引擎”的信息,歡迎使用百度搜索查找更詳細的內容!
成 人国产在线观看